【司卓司】【英雄无泪/泪痕剑同人】坐觉长安空

😭😭😭除了哭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

六壬:


本文设定原著为主,电视剧为辅。设定是司马那一下没被吴婉捅死(电视剧里这段给改了,我按原著来的,原著是吴婉抱着司马撞到了卓爷的剑上,而不是司马自尽。)
最后的警告:私设如山!脑补众多!看文前请做好心理建设!



司马超群没有死。

那柄本该穿透两颗心的宝剑,此时却只穿透了一颗。

司马有一个秘密,一个哪怕是卓东来、哪怕是他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。

他的心脏长在右边。

而常人的心脏是该长在左边的,吴婉也不例外。

剑刺入他的胸膛,热血汩汩流出,但他还活着,沉默地活着,他已无力去插手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任何事。

是不是因为老天认为他这一生过的不够痛苦,一定要他见证接下来更加可怕悲惨的结局?

二月底的天还是很冷,毕竟春寒料峭,卓东来又流了许多的血,他本该很冷,可就在此时,他却感到无比的暖意,就像在母亲子宫中的那种热力。

卓东来的心脉已断,鲜血从伤口向外淌,将他的胸口染成绯色一片,像在胸前别了一枝娇艳的海棠红,晨曦的霞光照在他看起来比较柔和的左面半边脸上。

他偏过头注视着司马,那种专注的眼神简直像在看着他最亲暱的爱人,他翕动着嘴似要说些什么,最终却什么也没说。

他再也无法说出哪怕一个字。

朱猛顺着卓东来的目光,竟看到了司马的泪。

英雄本无泪。

哪怕是吴婉将剑与他穿胸而过时,他也没有落泪。

可此刻他为何落泪?是为了这一场盛大的悲剧,还是为了卓东来这个与他相交了二十年的朋友?

在一片静默中,萧泪血动了,他走上前去抱起了卓东来的尸体。

司马超群也动了,他竟挣扎着向前,离开了插入胸膛的那把剑,离开了紧抱着他的妻子,那个疯狂、可怜的女人。

“你不能带走他。”司马嘶哑着声音一字一顿道:“他是我大镖局的人,该跟我回长安。”他早已脱离了大镖局,而且一意孤行,绝不回头,可此刻他又为何说出这样的话、做出这样的事?

同他做了这一日朋友的朱猛不明白,卓东来花了二十年的时间也没有看透司马的心,朱猛就更不行。所以他没有问司马为什么还活着,也没有质疑一句他现在所做的事
,他只是沉默,只是看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。

萧泪血犹豫了一下,还是松了抱住卓东来的手,司马失去一臂,只能用剩下的一条胳膊把卓东来环在怀里,环得很紧,那种几乎可以把人骨头捏碎的紧。

司马超群坐在大镖局准备的马车中,任凭手下为他止血,卓东来早就吩咐了马车,他没有提起自己,只交待说要把老总完好无损的带回长安,他是否早已做好了自己死后的万全准备?他是否也未猜到局面竟会惨烈如斯?

他还是紧紧地环住卓东来不放,像是孩童对待自己珍爱的玩具,随从已从马车上退去,他却仿佛毫无察觉,如灵魂出窍一般。

此刻,无论是七十的老妪还是垂髫的幼童都能毫不费力地杀了他。

他已失去了太多的血,脸色白得发青,但他的神智依然很清楚,甚至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要清楚。

司马终于垂下头,用手温柔地拨开散乱在卓东来脸上的发丝,他卷曲而柔软的头发,就像司马听波斯商人所描述的能魅惑人心的海妖。

在十几年前,司马还不是现在的司马超群时,便向卓东来开过这个玩笑。

那时他们的大镖局还没有建起来,卓东来的房间也远没有现在这般华贵,却还有着一张铺着紫貂皮毛的紫檀木软塌。

那是司马为卓东来准备的,他喜欢紫色,喜欢享受,这些司马全都记得,因为他是他最好的朋友,交命的兄弟。

卓东来刚洗过澡,穿着件丁香色的宽袍,从浴室中赤着脚走出时,他正在那张软塌上坐着。

卓东来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葡萄酒递给他,也与他一同坐在那张软塌上,柔声解释道:“我该早早准备好一桌酒菜等你凯旋,可谁知在街上遇见些不开眼的东西,我教训了他们,因而耽搁了时间。”卓东来在人前是不会这么随意的,他的衣着打扮、行为举止一向一丝不苟,尤其是在他成年后,但在只有他和司马两个人的内室,他并不介意让自己放松一点。

司马怒道:“是不是银枪王家的那小子又找你麻烦?我早说过,干脆让我一剑结果了他,白白让你这些日子受他的气。”吴婉一向认为卓东来将司马当作了傀儡,可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还没有嫁给司马之前,他们的少年时期里,反而是司马在保护卓东来,显然,这种保护欲也让卓东来很受用,所以在他可以动手的时候,也不介意按兵不动,他愿意给司马一个机会,一个能保护他的机会。

卓东来不紧不慢道:“我已经教训了他,况且现在并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,王家在长安颇有些势力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司马,来日方长,你以后一定会是整个江湖上的大英雄、大豪杰,到时王家便不过是只蚂蚁,你随时都可以为我碾死的蚂蚁。”他原本狼般的灰眼在一瞬间变得明亮而炽热,从原本平静无波的眼中流淌出一种十分骄傲、自豪的情绪。

“你总是为我想的这般周到。”司马用手梳着卓东来湿漉漉的发丝,笑道:“东来,你知不知道你披下头发的样子实在像一个海妖,我们曾听波斯商人描述过的那种海妖。”

卓东来转头瞥向他,轻哼一声道:“若我不至于老到神智不清,那个波斯商人所说的海妖该是个女人。”说着欲将自己的头发从司马的手中扯走。

“别乱动,不怕痛么?我可从未把你当做过女人,只不过觉得此刻你实在是令人着迷。”

卓东来听了司马的夸赞,缓了脸色轻笑道:“我也早就说过你的样子简直就像图画中的天神,天神与海妖,岂不是最好的组合?”

“是,的确是最好的组合。”

“东来,我一路赶回实在是有些累了,让我在你这睡会儿吧。”话未说完就脱了外袍鞋袜,将卓东来也一并按到了榻上,“你也休息休息,看你脸色不好,这些天也一定是累坏了。”

“你说如何便如何。”卓东来从不会拂了司马的面子,就像司马很少会质疑卓东来的决定。


司马超群不知道此刻他是该笑还是该哭,卓东来死了,操控他人生的人死了,可他最好的朋友、最亲密的兄弟也死了,那个在外阴狠的、阴晴不定的,对自己却百般顺从的少年死了。

卓东来灰白而僵硬的脸,再不复往日的弹性,司马摩挲着他还温热的脸颊,将他的头发拢到耳后。这是在有了吴婉和那两个孩子之后,司马很少对他做的亲暱举动。

可卓东来不会再感到喜悦了,一点也不会。

赶马车的属下技术很好,马车不仅很稳,而且很快,只花了一个时辰,便回到了大镖局。

卓东来的亲信都是极有眼色的人,在这种时候,没有一个人上前接过卓先生的尸体,也没有一个人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司马把卓东来放在他房间那张铺着紫貂皮毛的紫檀木软榻上,为他脱去了沾血的紫绸衫,裹上紫貂裘。

做完这些事情,他已累得瘫坐在榻上,尽管在大镖局的属下面前,他仍表现出一副极有威严也极有气势的样子,让镖局中大多数人都相信,即使他们的老总如今失了一臂,却仍然是那个江湖的神话。

事实上,司马此刻已是强弩之末,但他不得不坚持——大镖局在卓东来倒下后,他若也倒下,便会彻底陷入危机之中。

不论如何,大镖局始终是他与卓东来的心血。

卓东来那双一长一短的腿也已经僵硬了,苍白的腿上浮着暗紫红色的斑痕,显得既滑稽又可怖。

卓东来是个跛子,天生的残废,但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,因为在他成年后,就没有人能看出他是个跛子,而在他成年前和他打过交道的江湖人,大多数都已再也无法开口。

司马是个例外,因为司马不仅见过他的残疾,还陪他度过了那段痛苦的练习像常人一样走路的时期。

司马初遇卓东来时不过十五岁,而卓东来更是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少年。

孤僻而敏感的少年。

司马第一次看到卓东来是在一个破庙里,他走得很慢,却还是能让人看出他左腿的缺陷,一把滴着血的屠刀被他紧紧握在手中,在看到司马时那种狼一般的凶狠眼神,让他一辈子也难以忘记。

“你走的这样慢,是不是不想让别人看出你的残疾。”

卓东来抬头看到这个少年,他的眼中流出一种艳羡的、稍纵即逝的光。少年只有十五六岁,但却已经很高大,很英俊了,他的衣服虽然已经破烂,但整个人却像是个天生的领袖。

卓东来已看出这个少年并无恶意,况且他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,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与人拼杀,因此只淡淡道:“是的。”

“可我仍然能看出来。”

“总有一天,我会让所有人都看不出分毫。”

“是的,我相信你能做到。”司马超群笑眯眯地说道。他看到这个少年,便想起了幼年时见过的狼崽,眼神凶狠的要命,却不过是故作镇定,虚张声势,让他即使知道可能被咬,也忍不住想抱进怀里。

卓东来也笑了,被人相信总是一件愉快的事,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极英俊的少年。

“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。”司马竟背对着他半蹲了下去,将他的后背毫无防备的袒露出来,而卓东来的手里,还拿着把滴血的屠刀,“你上来,我背着你,自然就不会有人看出你的跛脚,不过是以为哥哥在背着弟弟。”恐怕连司马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他并非不知江湖险恶,相反,他知道的简直比一个江湖老手还要多,还要深刻。可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少年,他却忍不住从内心深处信任。

这或许就是一种奇妙的缘分。

卓东来一愣,接着很快地扔下了那把刀,毫不犹豫地伏在司马的背上。他们一路跑进城中,穿过街头巷尾,直到司马放下他,累得一屁股坐在巷口的石阶上。

司马超群仍记得那时卓东来的样子,他带着笑意的眼睛像是盛开了芙蓉的湖水,那层阴郁的灰色一点儿都看不见了。

看着那双紧闭的眼睛,司马超群突然发觉,他竟想不起一点他们争吵、冷战时的情形,他所思所想的都是和卓东来曾经的快乐。

他几乎不敢相信,原来他和卓东来曾经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快活日子。

他几乎已经忘记了,那个逼得他隐忍煎熬的大镖局的卓先生,也不过是当年那个会叫他“大哥”的孩子。

司马终于从榻上站起来,在这个节骨眼上,他决不能给自己太多悲伤和休息的时间,毕竟他有太多的事要做,稳定大镖局的人心、清除起疑心的势力、拔掉浮出的暗钉,这本该是卓东来和他一起的,也是卓东来最拿手的事情。

还有最重要的,卓东来的葬礼。

他一把推开了紧闭的屋门,深吸了几口气,冰凉的空气灌进鼻腔,出了这扇门,他依旧是那个司马超群——大镖局的老总,永远不败的司马超群。

【画蛇添足】

一向少理事务的大镖局总镖头,以雷霆之势稳住了大镖局在江湖的地位,收复所有残存势力,统一黑白两道。更令人拍案的是,司马超群独臂连挑关北七鬼,一战立威,江湖再无人敢言司马超群失臂后实力大减,仍旧奉其为武林第一人。

大镖局。

当初司马超群力排众议,将卓东来的尸身葬在了大镖局中卓东来自己的小园里。

司马超群正坐在卓东来的墓前,这里已成了大镖局的禁区,一切都由司马超群亲自打理,不容任何人插手,这些年来,司马在大镖局中积威甚重,已是独断专行,说一不二,他不再住卓尔不群居,而是日日宿在这个既无仆役亦无属下的禁区。

只有在这里,他才稍稍放松下来,像一个普通汉子那样席地而坐,尽量地伸展双腿,放纵自己一次。

“东来,我完成了我们的梦想,我会让你一直陪着我,看着大镖局永远辉煌下去。”他温柔地拂去碑上灰尘,像是拂过卓东来温热的面颊。

他已坐拥了一切,却再也感觉不到快乐。司马看着那封冰冷的石碑,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幼时家中还未衰败的情形,教书的夫子一句一句地教他背诗,那句是怎么背来着…

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。

是了,这浮华的长安,不过一座空城。

【完】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

这篇文的脑洞起始于两人的决战,我很想知道,如果有一天,卓东来真的不再出现在司马的生活中,他会有怎样的感觉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。








最后,关于司马知道卓爷残疾纯属是我根据原著瞎猜的,因为书上说卓爷在成年后就不再让人察觉他的残疾,但显然他们俩是少年相识,所以就设计了那一场初遇。另外,我刻意避过了卓爷是天阉的设定,因为没必要,这文也没定攻受是吧~














评论(3)
热度(97)
© 茄子煲请加糖 | Powered by LOFTER